14xjj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家庭乱伦 » 一家春

一家春

 我叫阿勇,今年二十五歲,身體長得粗壯結實,從小家境不十分富裕,父親原來是一家建設公司里的泥水工;因母親在我讀高中時病死,在我剛服兵役時,父親又和公司里一位同行的寡婦同居。



  我的家是一間十來坪大的小公寓,扣除衛浴和公共設備外,只剩一間五坪多的房間,父親在兩片牆壁釘上鐵釘,綁著粗鉛線,然后穿上布簾,並再打通一道門,勉強隔成兩個房間。



  和父親同居的女人名叫春梅,年紀將近四十,身材不高,大概一米五十多,胸部很豐滿,臉長得白白淨淨的,左嘴邊有顆綠豆大的黑痣,笑起來讓人感覺很妖豔似得,帶著唯一的女兒--玉燕住在我家。



  春梅阿姨(父親要我對她的稱呼)的女兒--玉燕今年約二十歲,國中畢業后,就在一家電子公司當輪班作業員。



  也許因爲媽媽的遺傳吧,玉燕雖長得白白瘦瘦的,胸部看起來卻很偉大,好 像有點支撐不了的感覺;或許因爲這樣,所以每當有人和她說話時,總是害羞般 的低著頭。



  自從她們住到我家后,平時父親和春梅阿姨同睡一房,玉燕自已睡一間;當兵時,我偶兒回家時,則我和父親同睡一房,春梅阿姨和玉燕睡一房;雖然有點不方便,但也只好將就一番。



  退伍后我無一技之長,只好以開計程車爲業,也因爲家庭是這樣,所以我搬到計程車公司提供的單身宿舍,偶兒空檔的時候才回家探望一下。



  值班中沒有生意時,同行們在閑聊時總會提到男女之間的事。他們談著男女之間:什麽是“騎馬式”、什麽是“推車式”啦!然而他們所談的我都是門外漢,只聽得心頭亂跳,自己始終沒有膽量去嘗試女人大腿上面那塊神秘的禁地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七月初炎熱夏天的午后,我載著客人奔馳在路上,車上的無線電在呼叫著:“阿勇!阿勇!你家有急事,請速回家!”我急忙拿起無線電回應著。



  把客人送達目的地后我立即趕回家;只見春梅阿姨滿臉淚痕的在收拾衣物,看到我回家,霎時呼天喊地般的抱著我痛哭著:“阿勇!趕快!你爸爸出事了!工地的鷹架倒塌,他從七樓高的地方摔下,現在送到醫院急救!”



  我載著春梅阿姨急忙趕到醫院,醫院門口擠滿父親公司的人,我們走到醫院門口,工地的領班急忙前來說著:“春梅!阿勇!對不起!……很不幸,你爸爸他……”



  這時我忽然覺得眼前發黑,人幾乎站不穩;春梅阿姨又“哇……”的趴在我的胸前失聲痛哭,……



  爲了父親的喪事,我向公司請假,也暫時搬回家中;因爲天氣炎熱,而且殉難者的死狀難看,所以公司將所有死者火化,並統一葬在靈骨塔。



  我因不谙世事,所以一切由春梅阿姨幫忙打點;昏昏沈沈也忙了二十幾天,才把父親的后事辦完。



  這段日子中,茫茫然的呆在家里覺的很悶,于是在辦完喪事后的一天,晚飯后我告訴春梅阿姨說:“我明天想搬回公司開始上班。”



  “阿勇,我和你爸爸因同居才來住在你家,現在他已不在了,所以應該是我們母女離開這里,你還是住在家里才對。”春梅阿姨說著!



  “阿姨,我是一個剛出社會的男人,什麽都不懂,現在爸爸又死了,我孤零零的,您和玉燕假如不嫌家太小,還是住在這里吧!”



  “而且,爸爸的撫恤及保險也不少,您也不要去工作了,我每月的薪水也會交給您,我想應該能維持家計吧。“



  “阿勇,既然你誠心的讓我們母女留在這個家,但這個家畢竟是你爸給你的,假如你不住在家里,而只有我們母女住在這里,怕鄰居會說閑話。”春梅阿姨有些欲言又止的,接著,她誠懇的對我說:



  “這樣吧,反正你公司也不遠,你也不必搬出去,我可以不去工作,留在家里幫忙家事,不管怎樣,好歹我也勉強算是你的長輩。我們母女也沒什麽親戚,和你湊合著生活,就勉強算是一個家吧!”



  “你年紀還輕,開計程車也不是長久之計,你爸留下的錢先存著,過一陣子,阿姨會幫你想辦法。”



  由于平時很少注意她,我帶著腼腆、癡癡的望著春梅阿姨白淨豔麗的臉,唯唯應諾,忽然間我發覺她像一位慈母,但似乎又像一位大姊般的……



  深夜,睡在父親的床上,春梅阿姨依稀殘留著的異性體香、布簾那邊傳來的她們母女輕聲呼吸……我迷迷糊糊地睡了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九月的暑氣仍然讓人熱的受不了,辦完父親的七七后的十天后,由于隔天是我的輪休日,晚上下班將車交給接班同事后,回到家中已經八點多。



  春梅阿姨的女兒--玉燕,因公司舉辦員工旅遊,三天后才會回來,所以家里只剩春梅阿姨一個人。



  洗完澡后,因爲天氣炎熱,我只穿著內褲,獨自坐在客廳看著電視,春梅阿姨在房里整理衣物;單調的電風扇聲中,迷迷糊糊中我睡著了……



  “……阿勇……阿勇,時間很晚了,到床上睡吧!”朦胧中我睜開眼睛,看見春梅阿姨俯身站在我的面前,搖著我的肩膀。



  由于她穿著米色的薄紗低胸連身睡衣,成熟豐滿的乳溝,在半罩式粉紅色胸衣中,露出在我的眼前,我不禁呆呆的盯住,小腹下的肉棒也豎然勃起。



  春梅阿姨看到我的眼神后,似乎發覺到我的窘狀,腼腆的縮回她的手,假裝不在意的轉過身,拿起桌上的遙控器關掉電視,有點結巴的輕聲說著:“已經快十二點了,我怕你在這里睡會著涼,所以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半透明的睡衣內,隱隱約約透露著的粉紅色的三角褲,包裹著肥碩的臀部,散發著成熟女人韻味,在我的眼前搖擺著,似乎更加深對我的佻逗……



  我的血脈開始贲漲,潛意識中的獸性本能,控制了我的理智,人倫的道德觀被掩沒了,呼吸也因緊張、興奮而更加急促著……



  不知是什麽原因,我猛然的站起來,迅速的伸出雙手,從她的背后緊緊的抱住她!“春梅……阿姨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”



  我渾身發抖,脹得難受的肉棒,不斷的在她的臀部左右擦磨著……



  “阿勇!你?……不要!……不行!……阿勇……,阿姨是你的……唔……不……唔……”



  欲火焚身的我,無視她的驚慌,粗野的將她扳倒在沙發上,一只手緊緊勾著她的頭部,火熱的雙唇緊緊蓋住她的嘴,一只手慌亂的在她豐滿的胸部抓捏……



  春梅阿姨驚慌的扭動,掙扎的想推開我,但我卻摟得更緊;手很快地、往下滑入了她的睡衣裙腰里,光滑的肌膚散發出,女人芳香的體味。



  我的手遊移在她兩腿間,不斷的撫摸,堅硬的肉棒在她的大腿側,一跳一跳的往複磨著。



  漸漸的,春梅阿姨掙扎的身軀,逐漸緩和了下來,呼吸也逐漸急促著,我輕柔地含住她的耳垂。



  春梅阿姨不安地扭動著身體,口中也發出細細的呻吟聲,我扯開她的睡衣和胸罩,飽滿的乳房,頓時就像皮球似的彈了出來。



  我本能的低下頭來,一只手搓揉著豐滿的乳房,舌頭在另一邊乳房前端,快速地舔吮著。



  春梅阿姨的乳頭,被我那貪婪的嘴唇玩弄、翻攪,忍不住的發出呻吟:“阿勇……不行!……我……不……阿勇……不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在這里……”



  我將半裸的阿姨環腰托抱著,腹下硬梆梆的肉棒,隔著短褲頂在阿姨的小腹下,感覺阿姨已濕淋淋的內褲,貼在我的小腹上,她把頭*在我的肩上,發出急促的喘息聲,…… 



  抱著春梅阿姨走進房內,將她放在床上,春梅阿姨忽然羞愧的、將雙手掩住胸部,緊緊閉著眼睛。



  我迅速的壓在她的身上,扳開她的雙手,另一只手粗野的撕掉她的睡衣,張開嘴壓在乳房上,把乳頭含在嘴里吸吮著……



  “不要……阿勇……這樣不行……阿姨是…你爸爸的……阿勇……不要……哎……唔……這樣會……羞死人……哎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唔……”春梅阿姨羞愧的、將雙手掩著臉,身體無力的扭動抵抗著!



  春梅阿姨含羞掙扎的神情,更激發出我的獸性本能,我一手扳開她雙手掩住的臉,擡頭將嘴迅速蓋住她的嘴,一只手更用力搓揉著她豐滿的乳房。



  我用腳撐開她的雙腿,腹下越發膨脹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雙腿間抽磨著……



  漸漸地,春梅阿姨搖擺著頭,嘴里不斷發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聲,雙手也移向我的下腹,不停的摸索著。



  這時,我才發覺兩人的褲子尚未脫掉,連忙起身將兩人身上衣物扒掉,又迅速的壓在她的身上,我用堅硬的肉棒,不停盲目的在她的下腹亂動亂頂……



  因爲我從未經曆男女之道,加上心內發慌,手腳顫抖,總是無法插進,而春梅阿姨似乎也欲火高漲了,一伸手握住我的肉棒……



  “哎呀……阿勇……你的好大…好硬……”春梅阿姨的手碰到我的陽物時,低聲的叫了起來!



  雖然如此,但她的手仍然引導著它指向穴門。終于,掀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……



  我感覺春梅阿姨的陰道有點緊迫,于是抽出肉棒,挺起身子,再一次進去,就很順利的深入了,溫熱的肉璧包裹著我的肉棒,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,興奮刺激不斷的升高、再升高……



  我慢慢的來回抽動,春梅阿姨的臉漲的通紅,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,指甲都陷入了肉里,嘴里一聲聲不斷的淫叫:



  “哎……喲……阿勇……你的……太硬了……哎……喲……好硬的雞巴……哎……唉……美……好美……哦……爽死了……”



  漸漸地,我增快沖刺的節奏,春梅阿姨也更加淫蕩的叫著:“哦……哦……阿勇……你好大的雞巴……太硬了……喔……爽死了……喔……好美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小穴好漲……舒服……阿姨被干得……太舒服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又頂到花心了……我……爽的快死了……哎……唉……”



  我的陽具在春梅阿姨的小穴里,不停的抽插著,感覺到它是越來越濕;春梅阿姨的呻吟聲,越來越高亢,忽然,春梅阿姨雙手緊緊的勒著我的背部,仰起上身不斷的顫抖:



  “阿勇……不行啦……要泄……泄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我感覺到小穴中一股濕熱噴向我的龜頭,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,陽具就像是正被一個小嘴不斷地吸吮著似的。



  看著春梅阿姨臉頰泛紅,人無力的倒在床上,我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,我一邊撚著她的耳垂,一邊揉捏著她的乳房。



  漸漸的,我感到一股熱流急欲沖出,抽插愈凶,抽插愈快,倒在床上的阿姨,呻吟聲又漸漸地高亢:



  “阿勇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又要泄……哎喲……不行了……又泄了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喔……”



  一種從來未有的快感布滿全身,我頓時感覺全身發麻,滾燙的精液像火山爆發般的,用力的射進她的體內,一次又一次的激射……



  春梅阿姨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,我也飄飄欲仙,舒服的趴在春梅阿姨身上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一陣休息后,我睜開雙眼,仔細的看著被壓在身下沈睡的春梅阿姨……



  白皙中帶點粉紅的豔麗臉龐上,那俏麗的黑痣,在微微上翹的嘴邊,顯得更加挑逗,伴著均勻低微的呼吸聲中,半球狀的豐滿乳房上、葡萄大的乳尖,驕傲的起伏著……



  一個曾經是我父親的女人,這時,卻躺在我的身下滿足我獸性的淫欲,這種不倫變態的情結,又燃起我的欲火……



  第一次初嚐女人肉味的肉棒,這時仍然堅硬的塞在春梅阿姨陰道里……



  我硬梆梆的肉棒又開始頑固的跳動著,本能的,我兩手又開始撫摸著春梅阿姨豐滿的乳房,舌頭埋在乳溝中慢慢地舔著,下體也再開始慢慢的上下抽動……



  “阿勇,哦……你又要了?!哎……你…太強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喔……”春梅阿姨從睡中醒來,虛脫的又開始低聲的呻吟著。



  她的叫聲逗得我、像頭野獸般的,欲火更加高昂,我起身跪著,將她的雙腿分開高架在肩上,提起肉棒,全根盡沒猛力插入……



  春梅阿姨眯著雙眼、長喘了一口氣,輕聲哼著:“阿勇……我的阿勇……喔……唔……天啊……太美了……我……痛快死了……我……我又……要升……天了……”



  這時的春梅阿姨面泛紅潮,嬌喘浪聲哼叫,嘴邊俏皮的黑痣,透露出淫蕩春情,胸前豐滿的乳房,隨著我一次次用力抽插,不斷的上下晃動著,看的我欲火更旺,抽插速度也越快……

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我的親阿勇……親丈夫……我……從來沒有……這麽……痛快……我……舒服……死啦……可……重一點……快……我……又要泄了……”



  平常如長輩般的春梅阿姨,隨著我次次盡底的抽送,變的如此風騷入骨、嬌媚淫蕩,挺著屁股,恨不得將我的陽具都塞到陰戶里去。



  我次次到底、奮力的抽插推送,但由于剛泄了一次,所以這次我可以抽插得更久……



  春梅阿姨被我插的死去活來,似乎有些承受不了!



  “阿勇……喔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好阿勇……求求你……你快泄吧……我已經……不行了……我……要泄死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要泄死了……”



  浪叫聲漸漸低微,人似乎陷入昏迷,陰道里連續陣陣的顫抖,淫液不斷的噴流著!



  我的龜頭被熱滾滾的陰精,噴的猛地感到陣陣快感襲上身來,人不禁也一抖索的,熱燙的精液又由龜頭急射而出,直射的春梅阿姨又不斷的顫抖……



  當充分滿足后的肉棒,滑出春梅阿姨下體后,我也迷迷糊糊的,躺在春梅阿姨身邊睡著了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半夜時忽然醒來,發覺春梅阿姨已不在身邊,只聽到浴室傳來沖水聲。



  我起身走向浴室,發現門是虛掩的,並未上鎖,隨手開門后,原來春梅阿姨正在洗澡。



  她被我突然闖入嚇的愕然呆住,瞬然臉泛粉紅,轉身含羞的低下頭:“阿勇……是你!”



  春梅阿姨仍然濺著水滴的背部,看起來非常細膩滑潤,也許因爲正在洗澡的緣故,在日光燈下雪白的皮膚中有些微粉紅。



  成熟的婦人身材,因爲她曾經多年勞力的工作,也看不出她已經徐娘半老,豐滿圓滑的臀部下,似乎隱約有一些黑影,看起來讓人血脈贲漲……



  我剛剛熄滅的欲火,又熊熊燃燒著,我伸出雙手,從春梅阿姨的腋下穿過,握著她豐滿的乳房,輕輕地撚著……



  溫熱的水從蓮蓬往下,灑滿兩人赤裸的身上,我的肉棒又興奮勃起的貼在她的臀部上跳躍著……



  “不要,……阿勇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顫抖地、輕輕的掙扎著:“不行了,……阿勇,我們這樣不對……阿姨是你爸爸的女人,是你的長輩,這樣不行的!……阿勇……你不要了……”



  “我要妳!阿姨,妳是我第一個女人……阿姨,妳沒有跟我爸爸結過婚……妳是我的女人,我要跟妳在一起,我會給妳快樂……”



  我倔強地在春梅阿姨耳邊說著,手指捏著她兩個乳尖、慢慢地撚著,我的肉棒頂在阿姨兩腿間跳動、搖擺著……



  “不要這樣,……阿勇……這樣不好!……哎……唷……你不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哎……阿勇……你又……喔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乏力的一手按著牆壁、一手按著洗手台,我膨脹堅硬肉棒,從春梅阿姨兩腿間,熟悉的頂進溫軟的肉穴中,又開始慢慢的抽送……



  “哎……喲……阿勇……你又硬的……好大……阿姨……不要……喔……太硬了……阿勇……我……又淫蕩了……阿勇……你……害阿姨……喔……我……又要……淫蕩了……”



  “快點……用力……重一點……喔……喲……我……太……痛快了……你快把……我干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阿姨又要……丟了……又丟了……喔……阿姨……今晚……太爽了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陰道內淫水在泛濫著,口中大氣直喘,秀發淩亂,全身不斷的扭擺著!股股的淫液不斷的延著大腿往下流!人也無力的滑到地上……



  我已是欲火高燒,干的正起勁,于是,我將她抱到房內床上去,雙膝翻入她的雙腿內,把她的雙腿分開,我跪著身體,挺著火熱的肉棒,屁股猛然用力一沈、猛力直插。



  “哎呀……冤家……好阿勇……你真……會干……阿姨……我…我痛快……干的我……舒服極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又要泄了……”



  “哎呀……插死我了……我要一輩子……讓你插……永遠……讓你插……我……今晚……要被你……干死了……你干死我了……太痛快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又泄了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被我干的七暈八素,像發狂似的胡言亂語、欲火沸騰,下體急促的往上挺,不停的搖頭浪叫,痛快的一泄再泄、全身不斷的抽慉著,人像已陷入虛脫、癱瘓……



  雖然我正干的起勁,但看到春梅阿姨如此疲憊倦態,我抽出依舊昂然豎立的肉棒,放下她的雙腿,輕輕的把她擁入懷中,吻著她的額頭、臉頰和那顆誘人的嘴邊小黑痣……



  春梅阿姨在我溫柔的撫慰中,慢慢地從虛脫中醒來,感激般的回應著我的輕吻,慢慢地我們四片嘴唇緊緊地合一起了……



  春梅阿姨用她的舌頭,在我的唇上舔舐著,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嫩又軟,在我的嘴邊有韻律的滑動,我也將舌頭伸入阿姨口內,用舌頭翻弄著,她便立刻吸吮起來。



  她吐著氣,如蘭似的香氣,又撩起我的性欲;春梅阿姨臉頰,漸漸地變的粉紅,她的呼吸也漸漸地急促著……



  “阿勇,你太強了!……”忽然春梅阿姨翻身將我壓著,兩團豐滿的肉球壓在我的胸膛,她低著頭用舌尖,從我的脖子開始,慢慢地往下撩動著,她兩團豐滿的肉球也隨著往下移動……



  春梅阿姨用手托著她豐滿的乳房,將我硬梆梆的肉棒夾著上下套動,她用舌尖舔著正在套動中的龜頭,弄得我血脈贲漲、欲火焚身,我兩手不自禁的、插到阿姨發中用力壓著,嘴里不禁也發出“喔……喔……”的叫聲……



  春梅阿姨一手握著我的肉棒,一手扶著我的卵蛋輕輕地撚著,她側著身低頭用嘴、將我的肉棒含著,用舌尖輕輕的在龜頭的馬眼上舔著,慢慢吸著、吻著、咬著、握著肉棒上下套動著,弄得我全身沸騰,不斷的顫抖,雙手猛力的拉著她往上提……



  春梅阿姨看到我情形,她起身騎在我的身上,像騎馬似的蹲了下去,雙手握著我的肉棒,對準了她的穴口,身子一沈,向下一坐“滋!”地一聲,我的肉棒已全被她的小穴給吞了進去。



  “這次換阿姨好好服伺你吧!……”變的淫蕩的阿姨說著,她雙腿用力屁股一沈,把肉棒頂在她的花心上,緊窄的陰道肉壁劇烈的收縮著,夾的我全身麻的發軟,真是美極了。



  “阿勇!現在換阿姨插你,舒服嗎?”阿姨半眯起眼睛,淫態畢現,一上一下的套著肉棒,看著她春意蕩漾的神色,我連忙伸出雙手,玩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。 



  眼睛看著阿姨小穴套著肉棒,只見她的兩片陰唇,一翻一入,紅肉翻騰,我的快感逐漸上升著……



  “嗯……啊……我的好阿勇……親丈夫……阿姨插……親夫……插你痛快嗎……阿姨插阿勇……好過瘾喔……你要泄了吧……親親阿勇……你痛快嗎……哎……唷……阿姨又要泄了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一邊浪叫著,一邊上下用力套動著,幾分鍾后,猛地感到她一陣抖索,一股熱滾滾的陰精,直噴而出,澆在我的龜頭上……



  她長喘吐了口氣:“啊……阿姨美死了……”整個人伏在我的身上;我也被那股濕熱,噴的只感到腰身一緊、一麻,火熱的陽精,全部射在她的身體內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當窗外汽車的喇叭聲,將沈睡中的我吵醒,已是早上十點多了;起來一看,春梅阿姨人已不在房內,我穿好短褲走出房間,看見春梅阿姨,穿著一件無袖的粉紅色洋裝,在廚房忙著。



  春梅阿姨聽到我的開門聲,轉身嬌媚的看著我、輕聲的笑說:“你睡醒了,桌上有碗湯,你先喝了吧!午飯等一下就好。”



  她話說完,無故的臉一紅,含羞的低下頭笑著,那神情真像一位新婚的小媳婦,看得我不禁心神蕩漾……



  “我還不餓,我……”我*近她,伸出雙手將她抱進懷里,她豐滿的雙乳頂在我的胸膛,我的肉棒又開始膨脹著……



  “你昨晚太累了,年輕輕的,也不知要愛惜自己身體;你先坐下把湯喝了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

  春梅阿姨說完,一只手將我正在膨脹的肉棒,輕輕的一捏,一只手輕輕的將我頂開,臉色漲得更紅,低著頭,人又吃吃地不斷的笑著……



  春梅阿姨將我推著坐下,將湯放在我面前,人也挨著我坐下,我看是一碗龍眼乾煎蛋煮的肉塊麻油湯,于是扭頭問著“阿姨,這……?”



  我話沒說完,春梅阿姨已低著頭,在我手臂上鑽,用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地擰著,她的臉紅得更厲害,口中又吃吃地笑著嗲聲說:“傻瓜,不要問嘛,趕快喝了它!”人像軟糖般的黏在我身上,她的神情讓我看的真想伸手立即將她抱在懷里消消欲火。



  春梅阿姨推開我、挺身坐直,等我吃完湯后,她*著我坐在沙發上,輕輕的說:“阿勇……那天我告訴你說:你年紀還輕,開計程車不是長久之計;所以這幾天我托人幫忙找家店面。”



  “原先我想、既然我們母女和你已湊成一家人,而我在家里也閑著,倒不如作個小生意,等生意穩定后,你和玉燕也不必出去工作,你們兩人就留在家里一起經營著……”



  “前兩天,我托的人已經幫我們找到,是在學校附近賣早點的,賣主是因賭博輸錢,被債主逼得很急,所以開價很低。”



  “這兩天我已和賣主談好,而且我也去實際看那家店的生意情況,本來昨晚想告訴你,並且今天帶你去和對方簽約;沒想到,昨晚……阿姨……卻和你做出這種羞恥的事……”春梅阿姨說著,眼眶有點濕潤潤的,聲音也漸漸的沙啞……



  見到我癡癡看她的眼神,春梅阿姨瞬時臉頰又紅通通的低下頭:“阿勇,你……唉……真是作孽……”



  “阿姨,我愛妳!”我將春梅阿姨攬進懷里,她稍微掙扎著,最后還是*在我的胸前。



  “阿姨,我要妳!昨晚我就向妳表明了,妳是我的,我要跟妳在一起,我會給妳快樂……家里的大小事我都聽妳的,但是,我一定要跟妳在一起生活……”



  “阿勇,昨晚阿姨也太糊塗了……必竟我是你的長輩,而且是你爸爸的女人……卻和你……發生這種羞恥的事……”春梅阿姨聲音瘖啞著……



  “阿勇,你才二十五歲,阿姨已經四十歲了,雖然現在還有些姿色,但隔幾年后、阿姨老了會變醜,你會后悔;而且阿姨已跟過兩個男人,而他們都……”



  “總之,阿姨是個不祥的女人,跟你在一起會害了你……”依偎在懷里的春梅阿姨,聲音嗚咽著……



  “阿姨,我不管!我愛妳!我要妳!自從父親發生事故后,這個家都是妳在支撐,尤其這段日子中,因爲妳的關系,讓我真正享受到家的溫暖,也感覺到妳對我的重要……”我一只手緊緊的抱著春梅阿姨說著,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發……



  我聲音漸漸地激昂的說:“阿姨,昨晚的事是我先沖動的,但也是我這段日子心里潛意識的告白……阿姨,我要妳!我不怕別人說話,我也不信、也不怕我的下場、遭遇,阿姨,我只要妳!就是明天我會死……”



  “阿勇,你不要亂說……”春梅阿姨慌張的用手掩住我的嘴,淚眼盈眶的擡起頭望著我說:



  “阿勇,阿姨不值得你這樣做,你還年輕……這樣……阿姨會害了你的……唔……”



  春梅阿姨那梨花帶淚的神情,讓我忍不住的托起她的臉,激情的吻著,她仰面*在我的臂彎里,柔順的任我的嘴吻遍她的臉……



  最后,當我吻上她的嘴唇時,她也緊緊抱著我,熱情地回應著……



  一陣纏繞對方熱烈的長吻后,又勾起了我的欲念,蠢蠢欲動的肉棒,開始不安份的頂在春梅阿姨的背部膨脹、跳動著,于是……。



  “阿勇,不……不要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你怎麽又硬了……唔……大白天的……哎……喲……冤家……我……羞死人了……你要……害死阿姨……喔……”



  “冤家……哎呀……你……要插死我了……哎……你……太硬了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哎……我又……痛快……我……要泄了……哼……唔……”



  ※※※※



  有人說“女人四十一枝花”,用這句話來形容春梅姊(她說叫阿姨她會有罪惡感),真是太恰當了;這兩三天來看她在各種不同場合的表現,真有如千面女郎。



  在熟人面前,春梅姊表現的像我的長輩,無微不至的照顧我,讓別人感動的直爲她說話,要我將來一定要好好孝順她。



  在初見面的陌生人前(如:辦房産過戶的代書、將來要進貨的批發商……)她表現的卻像我大姐般友愛萬分。



  兩人獨處或晚上我下班回到家時,她又像一位新婚的小妻子般,柔順依人地伺候我。



  夜里,睡在床上,她更像一位蕩婦,別出新招的和我交歡作愛,弄得我每天樂不思蜀,只想和她膩在一起……



  晚上交完班后,急忙忙的回到家,春梅姊已弄好晚飯,她穿著一件淡紫紅半透明V字無領套衫,露出白皙滑潤的豐滿乳溝。



  燈光下,淡妝的她,粉紅色櫻唇,襯托著細白的肌膚,教我看的又不禁的一陣興奮。兩人打情罵俏愉快的吃完晚餐,春梅姊溫柔的*在我的胸膛上,陪我看電視。



  我擁著她,一只手伸進她的胸前,輕輕捏玩著她豐滿的乳房,一邊聽她告訴我,將來店中需要如何請人裝修、何時重新開張……



  漸漸地,我的欲望又燃燒著,于是我更加強我的調情動作,直到她的呼吸變得急促……她站起來,拉著我走進浴室……



  在浴室中,春梅姊真像一位體貼的小妻子,她幫我沖完水后,拿著香皂由頸子開始,全身仔仔細細的塗抹著……



  當她的手滑到我的腹下時,她蹲著用雙手托起她豐滿的雙乳,輕輕地夾著那敏感地、慢慢搓揉著,弄的我全身虛脫般的發麻,口中也不斷的呻吟著,我的肉棒也感動的直點頭的掉下淚來……



  春梅姊擡起頭,輕恌的對我抛個媚眼,慢慢的站起來,要我坐在浴缸邊緣,用她已沾滿水滴的、那叢烏黑濃密的私處,磨擦著我塗滿泡沫的身體,她的動作惹的我更發狂……



  春梅姊用蓮蓬洗淨兩人身上的泡沫后,彎下身來低著頭,先用她豐滿的乳房,磨擦著我的大腿、用舌頭舔著我早已滴淚的肉棒,然后用手握著漲的發紫的龜頭,輕輕地揉著,口含起我的肉卵,輕輕地吸吐著……



  被春梅姊淫蕩、火辣的煽情,強烈的肉欲填滿我的意識,我像一只出柵餓虎,急吼吼的將她抱起,她也順勢跨坐在我的腰際,一手勾著我的脖子,一手握著我的肉棒,然后緩緩地往下坐……



  “阿勇,我的親阿勇,春梅要你的大肉棒……親丈夫,你想要了嗎……?春梅的小穴……好想阿勇的……大肉棒……小穴夾肉棒……痛快……哦……好痛快……親親……阿勇……舒服嗎……?”



  春梅姊雙手摟著我的脖子,一上一下的動作,眯著雙眼,嗲聲的哼叫著;兩片小穴肉壁像小嘴般,不斷地吸吮著更加膨脹、堅硬的肉棒,豐滿的乳房,在我的胸膛上下磨擦著……



  “啊……嗯……真好……我的親親……啊……唷……我……舒服極了……我的小冤家……親親阿勇……你舒服嗎……喔……喲……我……太……痛快了……哎……呀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喔……”



  春梅姊像騎著一匹正在跳躍中的馬,她的身體不停的上下顛簸、套動著……



  她的淫叫也更激起我的獸性,但因爲坐在浴缸邊,活動不方便,熊熊欲火像山洪爆發后,卻被壓抑的無處奔泄……



  于是我將春梅姊環抱著站起來,她將兩腿盤在我的腰背上,堅硬粗大的肉棒頂在陰道里,一步一頂的將她抱進臥室。這個姿勢,讓春梅姊更是淫聲不斷的樂翻了……



  我將春梅姊放在床上,讓她的下腰*在床邊,我彎身半趴著,雙手按在她肩上,大起大落用力的抽插著……



  “嗯……嗳……喔……親親阿勇……哼……嗯……小穴美死了……唔……你的雞巴好硬……唔……又頂到花心了……唔……穴心被干得……又麻…又癢……舒服……哼……插死春梅了……”



  “哼……唔……春梅……不行了……舒服極了……要…丟了……快狠狠……干吧……親……丈夫……小冤家……快……快磨……磨……丟……我又丟了……喔……”



  春梅姊痛快的簡直發狂了,猛烈的搖頭浪叫,終于達到了最高潮,一次再一次的泄了……額頭和身體都冒著微汗,床單上濕了一大片,人像陷入休克了…… 



  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,也直沖我的尾椎下,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春梅姊的體內……



  我也感到有點累了,于是將春梅姊抱起,翻身躺在床上,讓她睡在我身上;我閉著雙眼,憐惜的,一手輕撫著她的背,一手輕輕擦拭著,她冒著微汗的額頭,我的嘴輕輕吻著她因大泄身后而顯得有些憔悴的臉龐……



  經過短暫的休息后,我感覺春梅姊已蘇醒了,她輕輕的回應吻著我,不安份的扭動,我的肉棒又昂然地豎立著、似乎已準備好第二回合的性戰。



  “阿勇,你又想了?……阿勇,你太強了……”春梅姊彎身低下頭,*在我得肚子上,一只手撫摸著我的胸部,一手握著我的肉棒,用口輕輕的含著……



  “阿勇,春梅姊被你插的差一點就泄死了,現在人還耐不住你折騰,讓我先用口幫你消消火吧?!”



  她說完,用手先將肉棒輕輕的套了幾下,然后用口含著肉棒慢慢地吞進,又慢慢地吐出,用牙齒輕咬著龜頭肉,再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!一手在下方握住兩個蛋丸,不停在蛋丸上撫弄,捏揉著……



  “喔……好……好姊姊……爽死了……含的好…吸的好……妳的嘴真好……喔……”春梅姊靈活的小嘴和雙手,套的我舒服的全身乏力,嘴里不斷的哼出聲音來……



  “阿勇,親漢子!你的大雞巴……好粗……好硬……我要天天含它……吸它……含阿勇的大肉棒……親丈夫……你舒服嗎……春梅含的好不好……春梅要你射在小嘴里……親親……你舒服嗎……”



  春梅姊不斷的吞吐著龜頭,雙手在雞巴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著,嘴里嗲聲嗲氣的哼叫著!



  “喔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親太太……妳真會玩……大雞巴好……酥……妳……快……別揉了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要射了……喔……”我全身舒暢的、痛快的射精了!濃濃的精液射入春梅姊的口中……



  春梅姊將精液全部吞入,翻身對我抛著媚眼,用手將我剛射精的肉棒,塞入她的小穴里,然后趴在我身上……



  “阿勇,親漢子!你射了……小穴夾肉棒……春梅的小穴也要呢……”她將身體輕輕左右的搖幌著,夾著肉棒的小穴也搖著,搖得我全身麻酥酥地,剛射完精的肉棒,不禁又痛快的、再次將濃濃的精液,射入春梅姊的小穴中……



  連續的激情過后,我疲倦的閉上眼睛,沈浸在剛剛的快樂馀韻中,春梅姊趴在我身上,雙手輕撫著我的眼皮,溫暖的手讓我全身漸漸地松懈了……



  當我睡意漸濃時,柔軟的肉棒,滑出她的身體后,她輕悄的下床去、擰著微溫的毛巾,溫柔的爲我擦拭全身后,又輕盈的偎在我的懷里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春梅姊的早點店,已經開張半個多月了,由于店在學校區附近,賣的又是速食品,碰上在開學期中,自開張起,生意就出乎意料的好。



  開張后沒幾天,春梅姊的女兒--玉燕就辭掉工作,到店里幫忙,母女兩人同進同出、打扮的像對姐妹花,加上生意好,兩人笑臉迎人,忙得不亦樂乎……



  又是一個將輪休的、周末的晚上,我交完班回到家后,卻只有玉燕在家;玉燕這些日子來,也許經過生意場合的曆練,和人交談變的比較開朗、大方;但有時和我談話時,卻仍臉紅紅的低著頭。



  “阿勇哥哥,媽媽和我本來約好,今晚飯后去看電影,票也買好了,沒想到剛才有人找她出去;她臨走前說,也許會晚一點回來,電影票不用也可惜,所以,媽媽要你飯后和我一起去……”玉燕話未說完,又害羞地紅著臉的低下頭……



  “好呀!”我故作輕松的回答著。自從我和春梅姊之間,發生那些事后,每次和玉燕單獨相處時,我總是覺得很尴尬,還好,這段日子因店剛開張,所以相處的時間並不多。



  晚飯后,我用機車載著玉燕,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緊身套頭上衣,搭配著窄身短黑裙,肩上斜挂著一只白色的小皮包;削瘦的身材中,胸部卻顯得格外壯觀。



  “阿勇哥哥,媽媽說,店里的生意,如果繼續像現在這樣好,也許再下個月后,你也不必去開車了。”



  玉燕羞答答側著上身坐在后座,雙手攬在我的腰際,頭*在我的背上,似乎因格外高興而興奮的說著。



  她豐滿的胸部頂在我的背上,隨著路況不斷的擠壓、磨擦著,卻讓我有如坐針氈的感覺。



  電影院內黤暗的氣氛,讓玉燕顯的更自在,隨著影片中男女主角的悲喜情節,她的情緒也時而高興,時而唏噓不己,尤其最后以悲劇收場時,玉燕更抓緊著我的手臂,頭*著我的肩上,哭的如淚人般……



  散場后,我見她眼睛哭的紅紅的,情緒尚未平靜,于是提議先到附近冷飲店休息,等她情緒穩定后再回家。



  也許玉燕的情緒,還停留在電影故事的情節中,她柔弱的點點頭,人也怯生生的挨*著我,我只好擁著她,走到附近的冷飲店。



  坐在火車廂式裝璜的長椅上,柔和的燈光、悠雅的音樂旋律中,玉燕卻仍默默地挨著我,爲了緩和她的情緒,我故作輕松的說:“玉燕,那只是電影中的故事,放輕松些……”



  玉燕默默地點點頭,停了一會兒她羞怯怯的說:“但很多小說中,也是這樣寫的……”



  “小說和電影都是人寫的故事嘛,別哭了……”我只好用手輕輕地、幫她拭掉她臉上的淚水。



  這動作卻引起玉燕更激動的情懷,她突然緊抱著我,將炙熱的雙唇緊緊的蓋住我的嘴……



  誘人的胭脂香粉、處女獨特的體香味,迷惑了我的理智、激醒了我的欲念;我不自主的也緊緊地將她摟在懷里,熱烈的吻著,我的手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恣意的肆虐著……



  激情熱烈的長吻,在如將窒息般氣喘喘中清醒,玉燕滿臉酡紅的輕輕推開我,她帶著如醉酒般的眼神*在我肩上,我擁抱著她,腦海里一片混亂……



  “玉燕,我們回家吧?!”隔了一會兒,我低聲說著。



  回到家中時,春梅姊已經睡著了,當玉燕帶著濃濃甜蜜的笑意,含羞向我說聲晚安后,我回到房間內,望著布簾那邊,躺在床上自責,整晚輾轉難眠,直至清晨,才迷迷糊糊的入睡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“阿勇……阿勇!”我從沈睡中驚醒,睜開雙眼,卻只見春梅姊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,趴在床邊,用手挑逗般、輕輕的擰著我的臉頰……



  “春梅姊!玉燕呢?!春梅姊!昨晚……我……”我驚慌的坐起來,帶著惶恐,看著春梅姊……



  “玉燕,她剛剛和以前的同事去逛街,說要傍晚才會回來;怎麽,你昨晚和玉燕發生了什麽事?!你對玉燕做了什麽事……?!”



  春梅姊坐到床上,*在我的身邊,揚著眉、睇著我說著;手指卻伸在我胸前,輕輕的胡亂劃著……



  “春梅姊…姊……我…昨…昨晚…我…真…真的…只…只…只…愛妳,昨…昨…天晚…晚…晚上,唉……玉燕……我……玉燕……唉……我……春梅姊……我……”我急的有些冒汗,說話也有些結結巴巴的。



  “阿勇!難道昨晚你真的對玉燕……你說!……”春梅姊沈著臉,嘴邊的黑痣,這時,看起來看起來有些嚇人般的妖豔……



  “春梅姊……不,我沒有,唉……我……唉……”我緊張的雙手緊抓著她的上臂,身體也開始發抖著……



  “沒有?奇怪,你說沒有,那爲什麽,你一醒來就問玉燕?而且,早上玉燕她……”她眯起眼睛,瞅著我。



  “春梅姊……是真的,我發誓,春梅姊,我只愛妳……我……”我急得爬起來,跪坐在床上,雙手抖索的幾乎抓不緊她,我的額頭直冒汗。



  “傻瓜,我嚇你的,玉燕早上都告訴我了,看你急的……”春梅姊“噗”的笑開臉,順手將我推倒,一手輕輕拭著我額頭的汗水,一手在我腰際上搔癢著,她的嘴輕恌的咬著我的下唇,豐滿的雙乳故意的在我胸上用力的擠壓著……



  “妳……嚇我的……那玉燕……早上說些什麽……”我虛脫般的躺在床上,心中卻仍忐忑不安的問著。



  春梅姊並未答覆,但動作卻愈輕狂放蕩了;她爬到我身上,將她的衣物脫掉后,又將我的衣服扒掉,雙手在我小腿內側,往上輕輕的撫摸著,嘴卻從我的胸部,往下輕輕的舔著;最后、她的手和嘴都停在我腹下的敏感地……



  “哎喲,我可憐的小阿勇,春梅的大奶奶和小穴穴都好想你喲……可憐的小親親……一醒來就被嚇的軟綿綿的,讓春梅好心疼……春梅的小嘴就先來安慰你吧……”春梅姊用手將沈睡的肉棒,放在她臉頰上摩擦著,再用嘴輕輕地從龜頭慢慢吻著、舔著、吸著……



  我驚魂未定的心靈,在春梅姊淫蕩的佻逗中,肉欲漸漸占滿思維,柔軟的肉棒頓時又怒氣昂然堅硬的跳動著……我雙手不禁地、在她的背部沖動的抓捏、撫摸著……



  “春梅天天想的大肉棒,小穴穴好想的大肉棒,春梅小穴穴想挨插了……哎喲!親親大肉棒插進小穴穴了……喔……好…舒服喔……”春梅姊騎在我身上,手一扶,身體下沈,將剛變硬的肉棒,吞入微濕窄緊的小穴內,她嘴里開始嗲聲的哼著……



  因爲玉燕不在家,加上店開張后,兩人就很少有機會單獨相處,春梅姊像一位性饑渴的蕩婦,一接觸就快速大力的抽送著,嘴里更是淫聲浪語,不斷的叫喊著……



  “哎……喲……喔……好阿勇……親達達……春梅小穴……浪死了……浪的……發慌……喔……阿勇……好肉棒……插死我……插死……春梅小浪穴……哎……喲……好硬的大肉棒……唔……天啊……太美了……我的……浪穴……干得……太舒服……喔……要泄……泄了……喔……小浪穴……要泄死了……”



  春梅姊陰道肉壁一陣陣的痙攣著,淫液噴向我的龜頭,她身體劇烈的顫抖著,人氣喘喘地伏在我的身上了……



  我剛變硬的肉棒,被春梅姊熱滾滾的淫液,噴的更加膨脹發硬,我的淫興也更加濃厚,于是,我翻身將她壓下,次次盡底、用力的抽插著……



  “壞姐姐……干死妳……壞春梅……阿勇要……插死妳……妳爽了……妳泄了……妳嚇阿勇……阿勇要……干死……干死……壞春梅的……小浪穴……”



  驚嚇后産生出的虐待變態心情,使我的欲火更加高亢,我用嘴唇咬著春梅姊的乳頭,用力的吸著、擠著、壓著;我的手在另一邊豐滿乳房上,用力的抓著、揉著;我堅硬的肉棒一次次猛力的插進她陰道盡處……



  “喔……喔……親達達……親丈夫……你干死……春梅的……小浪穴吧……浪穴好……舒服……快……浪穴被干得……好舒服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春梅的……小浪穴……又要泄……要爽死了……” 



  被虐待的痛苦而衍生出更興奮感的高潮,使得春梅姊一次又一次的泄著,她一次次用力的往上挺,似乎要將我的肉棒,永遠夾在她陰道深處,她的陰精一陣陣的泄著,她的雙手抓著我的背部,用力的掐入了肉里……



  “喔……壞春梅……小浪穴……阿勇要……泄了……要射死妳……”我的肉棒被她陰道劇烈的痙攣而不斷地吸吮著;我的背部因被抓的疼痛,變態般的興奮,將我帶入高峰,我全身發麻,滾燙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的射進她的穴心……



  經過短暫的休息后,因滿足而眉開眼笑的春梅姊,雙腿又盤到我背后,她用屁股左右慢慢的搖幌著,我留在陰道里半軟的肉棒被夾的,又蠢蠢欲動的變硬的頂在她穴心,她用手按下我的頭,將她豐滿的乳房塞在我嘴里,要我含著輕輕地吸吮著……



  “好阿勇,春梅姊小穴夾的好不好?”因爲我的頭被她雙手扣住,嘴里著塞著乳房,只能點點頭、用鼻子哼著回答……



  “小冤家,你害死我了,害春梅姊天天想吃你的大肉棒,怎麽辦?”我想擡頭回答,但她的手又緊緊扣著壓下,下身開使旋轉式的扭著,我敏感的龜頭像被她的花心舔著,我全身幾乎要酥散了……



  “好親親,可憐的春梅姊將來若老了、變醜了、沒人要了,不能讓阿勇的大肉棒插,孤苦零丁的,好可憐,怎麽辦?”她的嘴輕輕地咬著我的耳垂,向著我耳內呵氣,呵的我下體不自禁的上下抽動……



  “親達達,春梅姊想,若玉燕嫁給你,春梅姊就可以天天看著你……哎……喲……你……喔……我…………”春梅姊被我不自主的、用力的抽插,撩的又淫欲蕩漾,她弓起上身抱緊我,放下腿,彎著膝,隨著我的動作,不斷的往上挺著、前后左右的扭著,嘴里又淫蕩的叫喊著……



  “哎……喲……我心疼的……好阿勇……我……太美了……我……痛快死了……我……又想……泄的……親丈夫……你……重一點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喔……喔……親達達……你要泄了吧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燙的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我被春梅姊的放浪淫叫,哄的不禁又盡情的泄了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當春梅姊將午飯弄好時,已經是將午后兩點了,剛接受過情愛充分滋潤的春梅姊,動作、舉止上顯得特別的輕盈,作飯時不時的回頭向我抛著媚眼,快樂的好像是一位,沈醉在幸福新婚中的小妻子……



  午飯后,我想起當春梅姊早上的話,想向春梅姊問清楚,卻不知從何說起,突然地,我低著頭沈思,情緒陷入了低潮……



  “阿勇,怎麽了?是不是太累了?先到房內休息吧?”剛從廚房忙完家事的春梅姊,笑意盈臉的從背后抱著我,散發著淡淡香味的臉頰,在我臉上輕輕地摩擦著……



  我閉著眼睛躺在床上,我想著我和春梅姊、玉燕三人之間的關系,煩惱的不知如何解決,我不斷的歎息!



  “阿勇,有什麽心事嗎?茨忝紀分宓摹??蔽椅諾絞煜さ鬧?巯阄叮?隹?劬Γ?好鋒⑷艘雅吭诖脖撸?檬智崆岬厝嘧盼業乃?迹?氯岬奈親盼搖??br>



  “春梅姊,我只愛妳……”我緊緊地抱著她。



  “傻瓜,我知道啦!是不是你胡思亂想些什麽?還是要春梅姊再安慰你?”她翻上床側著身和我相對躺著,臉上笑盈盈的,嘴邊的黑痣看起來也特別?模??氖種岡谖業男奈汛η崆岬鼗?擰??br>



  “春梅姊,我愛妳,我要妳嫁給我,我會一輩子愛妳,給妳快樂,我不要妳孤苦零丁的……”我覺得心里很煩,我將她摟的更緊……



  “阿勇!你……”我感覺她身體一震,一會兒,輕輕的推開我,她擡起頭來,眼角濕濕的,她用手撫摸我的臉頰,然后輕輕地拍了一下,“阿勇!你這個傻瓜,唉……”她歎了一口氣,又抱著我,把頭*在我胸前,聲音有些嗚咽的說:



  “阿勇,你聽我說,你對我好,我很高興,但必竟我年齡大你太多了,如果你和我結婚,別人又知道春梅姊的過去和我們的關系,大家會嘲笑你、看不起你;況且幾年后春梅姊真的老了、變醜了,但你正值事業的黃金時期,你一定會很后悔的……”



  “阿勇,玉燕是春梅姊唯一的孩子,我很愛她,因爲我的遭遇坎坷,所以她以前自卑、內向,但我一直希望她一生能夠快樂、幸福;我因爲她的未來婚事和你爸爸熟悉,才進入你家,這些事玉燕也知道,而且她也很願意,只是沒讓你知道……”



  “阿勇,你爸爸發生事故后,春梅姊想和玉燕離開這個家,也是春梅姊考慮到,你和玉燕的婚事,你不知情;但你誠意的挽留,春梅姊很欣慰,玉燕也很高興,認爲她這輩子注定是你的人,所以,春梅姊才托人幫忙找家店面,想爲你們創造一個能共同奮斗、相厮守的家業……”



  “阿勇,沒想到老天作弄人,春梅姊正高興著,我的心願要實現時,卻和你發生了……”春梅姊說到這里已經泣不成聲了;她這些話對我彷佛擎天霹雳般的、撕裂著我的心靈,我流著淚,將她摟的更緊……



  “阿勇……”哽咽了一會兒,春梅姊忽然將我抱得更緊,並熱烈地吻著我,我也熱烈地吻著她滿臉的淚痕,我心如淌血般,久久地,春梅姊又輕輕地推開我……



  “阿勇,春梅姊一生坎坷不幸,最后卻因陰差陽錯,而又和你相愛,而你又這麽癡心,不顧一切的愛我。我心里想,爲了你,等我們店里生意穩定后,我會坦白、詳細的告訴玉燕,祈求她的諒解;我讓玉燕先回來,就是希望能因和她多相處時,讓她慢慢了解你我之間的感情,不料……”



  她說著,不禁又長歎一口氣!



  “阿勇,爲了將來我們的事明朗后,三人能和樂相處,所以我正托人將店里重新改造、裝璜,昨晚,因裝璜有問題而臨時和玉燕爽約,沒想到,卻因而害了你;早上看見玉燕洋溢著興奮幸福的初戀少女情懷,春梅姊痛苦中卻有滿心的欣慰和滿足……”



  “阿勇,玉燕能夠幸福、快樂是我一生最大的心願,我不要她受到任何傷害……;阿勇,你昨晚痛苦的整夜難眠,我也知道,爲了玉燕一生的幸福,爲了不讓別人嘲笑你,和在春梅姊以后老死后,你不會孤單的生活,春梅姊決定今天和你盡情歡娛,明天起,我會做一個、只祈望天天歡心看玉燕和你,和樂厮守的長輩……”



  “春梅姊,我只愛妳……妳何苦……春梅姊,我該怎麽辦……”我痛苦的將她緊緊抱住,盡情地吻著她,春梅姊也緊緊地抱著我,忘情地吻著我……



  良久良久地,春梅姊和我漸漸地清醒,慢慢地分開,她擦拭我滿面淚痕,輕輕撫摸我的臉頰,故裝鎮定的說:“阿勇,你休息一會,我該出去了,免得玉燕回來發覺到,對三個人都不好。”



  我獨自茫然的躺著,不久,果然聽到玉燕回家的開門聲,我也慢慢地打開房門,卻聽到正在看電視的春梅姊驚訝的說“玉燕!妳怎麽了?”我立即擡頭一看,卻看見玉燕雙眼哭得紅腫腫的……



  “媽!沒是啦,是剛才的電影內容太可憐了!”玉燕仍低著頭拭淚,哽咽輕聲的回答。



  “傻玉燕,那只是電影中的故事吧!”春梅姊松了一口氣般的攬著玉燕說。



  “媽!阿勇哥昨晚也這麽說!”玉燕溫順的依著春梅姊,擡頭瞟了我一眼,我看著她們母女,滿懷怅然,只有苦笑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晚飯時,玉燕不斷的向春梅姊訴說她白天逛街的趣聞,偶兒會斜著頭來瞅著我,我卻食不知味,幾次想起來,都被春梅姊祈求的眼神留下,我只有苦笑作陪……



  飯后,看她們母女在廚房清理、說笑,坐了一會兒,我假藉疲倦,洗完澡后就回到房間,腦海里想著,我和春梅姊母女,未來不知該如何,想的頭痛欲裂,不知不覺的睡著了……



  睡夢中,惡夢連連,幾次驚醒又昏睡,半夜醒來,發覺頭暈腦漲,心頭痛得想要嘔吐,于是勉強爬下床,想去浴室,突然,感覺頭重腳輕般的,我摔在地上,人也茫然的失去意識了……



  恍惚中,我似乎聽到春梅姊和醫生的談話聲、玉燕不斷的呼喚聲、春梅姊的哭泣聲、她們母女的對話聲、人來人往的雜聲;恍惚中,我似乎夢見,玉燕傷心欲絕的罵我騙子、春梅姊痛苦哀傷的要離開、似醒似睡中我心瘁的叫喊聲……



  “……阿勇哥,阿勇哥!”像作夢般的,我勉強的睜開雙眼,虛弱中我感覺,我*在玉燕豐滿溫暖的胸懷,她環抱著我,手里端著杯子湊在我的嘴邊……



  “玉燕,我沒有欺騙妳!”我虛弱地低聲的說。“阿勇哥,我知道,快喝了它!”她溫柔輕聲的說;一股微溫苦口的液體流進我的喉嚨,她含羞地吻著我的前額,然后輕輕地將我放下,我漸漸陷入昏睡中……



  “……阿勇,阿勇!”我又像是在夢中般的,雙眼勉強想睜開,虛弱中我又感覺,我好像*在春梅姊熟悉豐滿的胸部,她擁抱著我,手里端著杯子……



  “春梅姊,妳不要離開我!”虛弱中我又激動的說。“傻阿勇,春梅姊不會離開你的,乖,把嘴張開!”她溫柔輕聲的說;又是熟悉苦口的液體,由她的口內慢慢地渡進我的嘴里,她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眉頭,然后輕輕地將我放下,我又漸漸陷入沈睡中……



  再度從虛幻逐漸清醒時,感覺我正躺在床上;窗外,秋天的太陽蕭瑟照著,午后寂寞的房間,我虛弱的擡起頭,牆上的時鍾,正指著三時二十五分左右。



  感覺上房間內,好像有些不同,我仔細看著,發現原來隔間的布簾已經不見了,春梅姊母女的床已*在我的床邊,房間內的物品、擺設像是少了許多;突然的,我想起夢中的情形,無名的恐懼湧上心頭,我掙扎的爬下床,無意中卻被床邊的椅子絆倒……



  我看見玉燕緊張的開門走到身邊,“阿勇哥,你怎麽了?”她溫柔的將我扶到床邊坐著;“我……沒事,玉燕,我沒有欺騙妳!”像夢境的,我握著她的手低聲的說。



  “阿勇哥,我知道,你是不是口渴?還是餓了?”她仍溫柔低聲的問著。



  “我不餓,玉燕,……妳……妳……媽媽呢?!”我著急著呐呐的問。



  “媽媽有事出去,馬上回來,阿勇哥,媽媽說你躺了好幾天,人還很虛弱,她交代你醒來一定要吃點東西,我先幫你端來。”玉燕說完就離開了。



  就像夢境般的,玉燕坐在床邊,讓我*著她,一口一口的喂我,我想問的問題,都被她用微笑、搖搖頭,溫柔地岔開,喂完后,她輕輕扶我躺下,“阿勇哥,媽媽說要多休息,也許明天就可以下床了。”她對我甜甜的笑著,我又疲倦的睡了……



  我再度清醒時,渾身是汗,感覺到是春梅姊熟悉溫暖的手,在眼皮輕輕地揉著,我睜開雙眼,春梅姊坐在床邊,用手在爲我按摩著,人似乎有些清瘦,我雙手抱著她的腰,低聲喊著:“春梅姊,我……”



  “傻阿勇,你心里想說什麽,春梅姊都知道,放心吧!等你人好了,春梅姊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結果;現在很晚了,玉燕還在外頭等著呢!乖乖聽春梅姊的話,把手放下,讓我先幫你洗個澡后再吃點東西吧!”說完,她在我臉上輕輕的吻著,然后扶著我下床……



  在浴室里,春梅姊仍然像以前般體貼,她因我體力尚未恢複,怕有意外發生,所以浴室門並未關,她只穿著內衣褲溫柔的幫我沖洗,由于玉燕人在浴室外,讓我覺得渾身不自在的,但春梅姊卻坦然自在。尤其最后,她幫我穿上內衣褲后,要玉燕先扶我回房休息時,更使我尴尬的幾乎無地自容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經過昨夜安穩的睡眠后,自喃喃自語的夢呓中醒來,我有一種非常舒暢的感覺,似乎有人用溫熱的毛巾,正在爲我擦拭;睜開眼睛一看,原來是玉燕;她穿著淺黃色睡衣,拿著擰乾后的毛巾,跪坐在我的身邊,正擦拭到我的腰際,她發覺我已經醒來,頓時羞得低著頭,手也不自覺的停放在我的小腹上;讓我也窘得滿臉通紅……



  “阿勇哥,你睡的滿身是汗,媽媽前幾天有交待說,你病剛好,不能再受風寒,所以我想幫你……”她忽然發覺、她的手正放在我的小腹上,更是羞得把頭低的幾乎要碰到胸前,她的手想抽回又尴尬的動了幾下……



  “玉燕,我已經好了,謝謝妳們這幾天對我的照顧。”我坐起來,順手抓起腳邊的薄毛毯,蓋住小腹下已惡形惡狀的不隨意肌…… 



  “其實我並沒有做些什麽,倒是媽媽爲了你,這幾天差點累壞了,阿勇哥,媽媽對你這麽好,你以后一定不能辜負她。”玉燕抽回她的手,將毛巾在床邊的椅子上。



  “玉燕,妳……”我有些愕然的問。



  “阿勇哥,其實那天我朋友因臨時有事,所以我提早回家,你和媽在房里說的話我都聽到了,當時我很傷心,所以悄悄的離開家,獨自的在街上徘徊,一路上我暗自感傷,一方面,我又仔仔細細的回想著媽和你在房里說的話,我也想起那天晚上電影里的故事,我想媽和你不就是像電影里的男、女主角般的相愛嗎?所以我決定回來盡我最大的努力來幫助你們……”



  “玉燕,那……”我不知所以然的問著。



  “阿勇哥,你生病后,媽媽一直自責說她是一個不祥的人,她說只要你的病能好,就是要她死,她也心甘情願,這兩天媽又說,爲了你的前途和我的幸福,只要你的病一好,她要離開我們,到遠遠的地方爲我們默默地祝福……”



  “玉燕,不行,我不能害妳,也不能對不起妳媽媽,我要告訴妳媽媽……”我著急的抓緊玉燕的雙手用力的搖著。



  “阿勇哥!”玉燕突然變得很慎重的說:“阿勇哥,你告訴我,你真的愛我媽嗎?”我急著點點頭。



  “阿勇哥,告訴我,只要能和媽在一起,你願意什麽事都聽我的嗎?”



  “玉燕,我願意,但是不能傷害到妳,和不能破壞妳們母女間的情感,因爲妳媽一生就是希望妳能快樂!”我誠懇地說。



  “阿勇哥,這兩天來,我很坦然的和媽討論過了,本來媽很堅決的要離開我們,但我告訴媽,她若離開,我們都不會快樂,后來媽雖勉強同意留下來,可是卻要我跟你結婚,她要跟你保持清白的親戚關系,阿勇哥,媽雖然經曆過兩個男人,但卻到現在才遇到一個真正愛她,而她也真正喜愛的你,媽爲了我承受那麽多辛酸苦楚,我若再搶走她唯一的最愛,那我不是比電影中的惡人更可惡嗎?所以,昨天我告訴媽,除非她和我共同擁有你,否則我就要自殺……”



  我聽的大吃一驚,連忙說著:“玉燕,妳千萬不能做傻事,什麽事都能慢慢解決的。”



  “是呀!阿勇哥,媽媽也這樣說,所以我的想法是我嫁給你,但媽媽要繼續當你的情人,阿勇哥,你是不是也同意?”玉燕說完,臉色有些泛紅,但雙眼卻勇敢的注視著我。



  我看著她的神情,不禁地將她擁入懷里,心中無限激動的說:“玉燕,謝謝妳,但這樣怕會太委曲妳了!”



  “阿勇哥,幾年前,媽媽爲了你我的事,問我同不同意,雖然你不知道,但那時,我就決定這一生要當你的人了,阿勇哥,你和媽媽都是我最愛的人,我們三個人今生能共同一起生活,是我最大的幸福,阿勇哥,你說是嗎?”



  懷里的她,忽然扭身面對著我,清新的臉孔,胭紅的小口,我又緊緊的抱著她,將嘴蓋住她的香唇……



  ※※※※



  愛憐般忘情的熱吻,逐漸恢複生機的欲念,令我又將玉燕翻過身的壓在床上,我的手不老實的伸入她的睡衣內,握住她那幾乎難以掌握的處女結實的豐乳,慢慢地搓揉著,玉燕閉著雙眼,羞紅著臉頰,溫柔地承受我的肆虐,我一步步的脫下她的睡衣、胸罩和內褲,她雙手在我的背上毫無頭緒的撫摸著,我雙手捧著她的一只豐乳,用嘴撚著她粉紅色的乳暈;她嘤咛的嗯著:“哥,我心口很慌,我……”她的下體不安的扭動著……



  我一只手慢慢的滑向玉燕的小腹下,摸著她細細柔柔的體毛,上下左右的揉著,她身體一陣顫抖,雙手緊緊的扣住我的背,臉頰泛的更暈紅,氣喘喘的咬著我的耳垂,聲音有些顫抖的說:“哥,我心慌……我怕……人家第一次……你要輕輕愛我……”



  我聽的不禁一陣肉緊,堅硬的肉棒,在玉燕的大腿上跳動著,我用手扶著肉棒,在她的處女地洞口上方慢慢磨擦著,她兩腿不自主的自然分開,我粗大的龜頭生澀的擠入她的肉穴中……



  “哎喲……哥……輕一點……痛……你的……太粗……太大了……”玉燕眼角邊有著淚痕,雙手指甲陷入我背部肌肉里,我的肉棒停止前進,我用嘴吻著她的雙眼、吻著她的鼻尖,最后又落在她的雙唇上,我的雙手又慢慢地撫摸著她的雙峰,用手指壓著她的乳頭,輕輕地揉著;不久,我感覺她的小穴里漸漸地溼潤了,身下的她又著輕輕扭著身體……



  “哥……你可以再深一點,哥……你再動一下嘛……啊……”玉燕嗲嗲地在我耳邊說著。我慢慢地退到洞口,又慢慢地擠進,當我的肉棒進到最深的盡頭時,她蹙著眉頭,我又慢慢地退出;當我退到洞口時,她又空虛的歎了一口氣;就這樣,一進一退的,我感到她的肉穴中愈來愈滑順了,她似乎也漸漸嘗到甜頭了……



  “哥……親哥……我的好親哥……啊……又痛…又麻……哥……你輕點……慢點……慢……可以再深一點……喔……哼……”玉燕的下體隨著我的抽插,開始生疏的上下迎逢著……



  “親哥……嗯……我不痛了……真美……真舒服……親哥哥……唔……”玉燕眯著雙眼,雙手滑到我的腰下,緊緊地抱著,生怕我的肉棒跑掉,我開始輕輕抽插著,由慢加快,逐漸用力的頂盡抽退,如此大約抽插了百十下,她忽然全身一陣顫抖,嬌喘籲籲的說:



  “啊呀……哥……我……嗯……我要……尿了……我的……親哥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流出來了……親哥哥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



  忽然玉燕全身無力倒在床上,她身體劇烈的顫抖著,小穴內肉壁痙攣著,一股處女的熱流噴向我的龜頭,噴的我的肉棒更加的膨脹著。



  看著玉燕因第一次的高潮后,整個人幾乎在半醒半醉之間的癱瘓著,我強忍著更加興奮的情欲,低下頭,用舌尖輕輕地在她的唇上攪動著,我吻著她的唇,將她的舌頭吸到我的嘴里,慢慢地刮著,我的手又握著她飽滿的豐乳,一重一輕的壓揉著……



  隔了一會兒,玉燕慢慢地睜開眼睛,楚楚動人深情地望著我說:“哥,玉燕從現在起,真正是你的人了……”



  我吻著她前額上的汗水,問著:“妳還會痛嗎?”她搖搖頭,雙手在我的背上撫摸著。



  漸漸地,玉燕的呼吸又開始急促著,她羞答答地在我耳邊說:“哥,你還沒有完吧?玉燕還可以……”她又開始不安份的扭動著。



  我聽到玉燕的話后,浸在陰道里的肉棒,不禁更加堅硬的跳動著,玉燕的雙手緊緊地按著我的腰下,向前壓擠著;我一次又一次地,慢慢的提起肉棒退出到小穴口,扭動著屁股,再慢慢的、將肉棒深深擠入陰道,直到陰莖根部碰到穴口,旋繞在陰道里面的肉棒,在四周刮動,再慢慢退出到小穴口,由慢漸漸加快,弄得玉燕陰道淫水泛濫,口中大氣直喘,秀發淩亂,全身不斷的扭擺著!



  “哥……我的親哥……啊……你的大……雞巴……要插死……我……了……啊唷……我又忍不住了……要丟了……喔……丟了……哎唷……”



  平時溫柔內向的她,如今像蕩婦般風騷入骨,令人色欲飄飄,我的抽插動作也由慢而越來越快……



  “哥……親哥……哎唷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玉燕又丟了……丟了……喔……又丟了……哎……唷……媽媽……救我……啊唷……我受不住了……媽……妳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

  玉燕忽然用手輕輕地捏了我一下,用嬌媚的眼神向我瞟了一眼,然后,往房門斜望著,她半閉著雙眼,整個人像似無法動彈般的躺在床上。



  “阿勇……你太粗魯了,玉燕才第一次,受不了你的折騰……,而且你病剛好,怎麽又……”春梅姊不知什麽時候回來的,她走到床前,帶著憐惜又嬌羞的眼神,滿臉漲的紅通通的埋怨著。



  欲火沸騰得如火山將要爆發的我,看到人似清瘦的春梅姊,我挺起身體,伸出雙手,猛然的抱住她的腰,她措手不及的跌坐在床上,我翻身緊緊地摟著她!



  “春梅……姊!……我……”我淚眼盈眶的臉,用力地摩擦著她的臉,將我多日來的委屈、不平,似乎要藉此傾訴……



  “阿勇,你放下手,玉燕她……”春梅姊話未說完,我抱著她翻身躺在床上,我的嘴已緊緊的蓋住她的唇,我一手托著她的頭,一手抱著她的背部,用力的吻著她。



  春梅姊欲拒還迎的輕輕掙扎著,這時躺在身邊的玉燕忽然坐起,滿臉泛紅的將衣服穿好,瞅著我,含羞帶笑嬌媚地說:“男女主角大相聚,阿勇哥,媽媽爲了你,這幾天太辛苦了,你好好的安慰她吧!媽媽,阿勇哥肚子還餓著,我去幫他弄點吃的。”玉燕說完就下床離開了。



  “玉燕太亂來了,哪有母女共一個男人的,會羞死人的……”春梅姊羞紅著臉輕輕地掙扎著說。



  我悶不出聲的將春梅姊翻身壓著,開始脫掉她的衣物,春梅姊輕輕地扭動著身體:“阿勇,你病剛好,這樣會傷身的。”



  我低下頭用嘴吸著她已經變硬的乳頭,還沾著玉燕淫液的大肉棒又鑽進熟悉微濕的小穴里,我又慢慢地開始抽動著。



  剛開始,春梅姊還顧忌著房間外的玉燕,只是雙手摟緊我的脖子,用力的吻著我,她全身不斷的扭動著;但當我開始一次又一次的盡底沖擊時,春梅姊也隨著不斷的扭擺著頭,發出嬌媚的浪叫!



  “哎……教我心疼的……冤家……我……這滋味……真美……好久……沒這樣了……唔……我好…好爽……哦……雞巴頂得好深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哎唉……頂到花心了……我……哎呀……又頂到花心了……唔……我的冤家…你好壞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快忍不住了……哼……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唔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哎……要丟了……啊……丟啦……啊……我快泄死了……”



  春梅姊神情放浪,腰不住的擺動著,似乎完全沈醉在性愛的歡娛中;我被濕熱的肉穴包住的陰莖,在春梅姊深處變得愈來愈硬,我感覺春梅姊的肉穴陣陣的抽搐著!



  這時房外的玉燕,又滿臉绯紅的走進來,她脫光衣服后,就躺在我的身旁,她伸手摸著春梅姊的一只大圓球,一面用嘴吸吮著她媽的大乳房,這些情景讓我的動作更加瘋狂,用勁的抽插,春梅姊上面被玉燕吸吮,下面被我猛攻,她全身不停的哆嗦著,人像虛脫般的躺在床上。



  我正干得興起,看到春梅姊的情形,我把春梅姊放下,轉身又壓到玉燕身上,把更堅硬的大肉棒塞進玉燕早已濕淋淋的陰道里,然后用力的抽送!



  “哎……唷……親哥……啊……玉燕又浪了……我的小穴……癢……嗯……你……快……大雞巴……太棒了……哼……小穴好漲……哦……插死妹妹了……哼……再用力……快……我快……忍不住……哼……哼……玉燕又丟了……快泄死了……親哥……哦……”



  玉燕玩弄的性趣正濃,剛好接著我發飙的瘋狂抽插,次次都碰及花心,強烈的高潮,使得原本擡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,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后,跌落在床上,人也不禁的陣陣的顛抖。



  我的龜頭受到玉燕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射、子宮強烈的收縮,我覺得腰部麻酸,禁不住的大力的抽送了幾下,龜頭一麻,一股熱燙的精液,由龜頭急射而出,直射在玉燕的穴心深處,人也脫力的趴在玉燕身上,我的手伸到躺在玉燕身旁的春梅姊豐滿的乳房上,享受著這雨過天晴、得來不易的幸福,我想著,我們三人將快活的共度此生……